168股票配资网
你的位置:168股票配资网_股市可以配资吗_网上股票配资公司 > 168股票配资网 > 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先立后破符合经济发展所需
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先立后破符合经济发展所需

发布日期:2024-04-11 17:53    点击次数:203

  12月11日至1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举行,系统部署了2024年经济工作。

  会议指出,做好2024年经济工作,要加大宏观调控力度,统筹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增强经济活力、防范化解风险、改善社会预期,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

  如何看待当前经济运行状况?预计2024年经济形势如何?如何巩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需要深化哪些重点领域的改革?带着这些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

  我国经济持续向好

  《21世纪》:如何看待我国目前的经济发展现状?

  韩永文:今年经济发展呈现总体向好趋势,在中央的一系列提振经济的政策推动下,我国经济增长速度逐步加快,恢复向好态势明显增强。

  今年我国经济发展呈现波浪式特征,一季度增长较快,中期经济增长出现了一些波动和起伏,遇到了一些困难,但随着中央加大了“稳预期、稳经济、稳就业”的宏观政策力度,迅速扭转经济波动下行态势。三季度增长加快。从现实情况看,实现今年预定的目标不成问题。

  不过,实事求是地讲,今年的确出现了宏观数据表现与微观主体感知不一样的现象。三年疫情对生产力造成了很大破坏,经济发展的基础遭到很大破坏。经济稳定恢复、回归发展常态尚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两大主体需要重点关注。

  第一,市场微观主体的经营状态需要关注。数据显示,企业的经营效益恢复比较缓慢。直到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利润才出现由负转正,截至11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还处于负增长区间,只是负增长的幅度正在逐渐缩减。1-11月份,企业利润累计负增长7.5%左右。所以,从微观层面来看,经济恢复向好发展还需要一个较长的巩固过程。

  第二,居民对市场信心的恢复还需要持续关注。由于居民就业受到很大影响,青年人特别是高等教育应届毕业生就业受到的影响更大。尽管今年1-3季度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长快于GDP的增长,但是三年累计看,居民收入受到巨大冲击,合理增长的机制尚未恢复到位,敢于消费、愿意消费还需要等待时间。

  明年预期目标将保持在5%左右

  《21世纪》:基于今年经济发展的判断,2024年经济表现会如何?

  韩永文:明年的经济表现应该会好于今年,预计2024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将保持在5%左右。

  结合外贸、世界经济恢复等大环境因素来看,有多重因素助推我国经济持续回升和巩固。

  首先,我国的外贸出口将向好发展,外部环境有一些结构性向好的因素,最大的因素是美国、欧洲等国家的高通货膨胀率已经呈现较大幅度下降趋势,表明美国等国家抑制通货膨胀政策正在起作用。在此背景下,美国、欧洲等国家的货币政策将会有所调整。通胀下降以后会刺激居民消费需求增长,包括政府投资需求增长等,会拉动全球经济增长有所恢复回升。外部需求增加,将有利于我国进出口进一步恢复增长,进而带动经济增长。

  其次,今年我国经济实现了相对较快的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做出了很大贡献,贡献率大概在1/3。我国经济的恢复和较快增长,对推进世界经济恢复,提升市场预期和信心起到很大的激励作用。

  我认为,明年世界经济恢复和增长的预期应该好于今年。既然经济增长在恢复,外部需求就会相应有所增加,也会有利于我国进出口贸易的增长,也许会扭转今年贸易增长对经济增长贡献为负的状态。

  此外,随着西方国家通货膨胀率下降到预期区间后,其货币政策会相应地调整,人民币汇率会趋于稳定,甚至会出现升值回升态势。将对稳定国内市场预期和发展信心,促进投资、消费、外贸三驾马车协调发展将带来有利影响。

  综上,我认为明年经济会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判断的,机遇大于挑战,有利条件强于不利因素。

  但是,也需要看到我国经济增长速度是恢复性的,与去年相比,今年的经济是低基数情况下的较快增长。明年经济增长的低基数效应将减弱,变成相对较高基数下的增长,因此,明年经济要持续实现较高速度的增长压力很大。

  《21世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将“先立后破”提置于总基调地位,如何看待“先立后破”?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三者之间有何联系?

  韩永文:首先,“先立后破”在2021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就提出过。今年再次提出,我认为是在总结前两年经济恢复发展过程中,在政策执行中出现过一些政策“合成谬误”的问题,没有很好地兼顾到“先立后破”的关系。一些地方在政策实施过程中,没有很好地贯彻先立后破的方针,比如在农村煤改气、碳减排以及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等工作中没有很好地处理破与立的关系,导致破立接续不畅,影响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秩序情况。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在疫情冲击的“疤痕效应”仍然存在的情况下,我们在促进经济发展的过程中,需要坚持以稳为主、以进促稳,政策制定和出台要兼顾市场的承受力和人民群众的心理承受能力。“先立后破”观点,从目前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形势来看是符合我国经济发展需要的,也是对我们近几年在稳定经济运行、应对疫情调控和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过程中的一个经验总结。

  稳住房地产等四个方面

  《21世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做好2024年经济工作,切实增强经济活力、防范化解风险、改善社会预期,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持续推动经济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如何理解?

  韩永文:今年第三季度以来,中央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对“稳预期、稳增长、稳就业”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认为,仍有四个方面需要高度重视,分别是人民币汇率稳定、资本市场改革、外资投资稳定、房地产市场稳定。稳住这四个方面,平抑震荡、减少波动对稳定市场预期、增强市场信心有利。

  首先,需要促进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今年以来,因为美国、欧洲等一些国家针对高通货膨胀实施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导致美国的市场利率、联邦政府基金利率、国债收益率都有明显的上升,造成许多国家的本币也包括人民币贬值比较厉害,汇率市场过于波动对市场预期和市场信心稳定都形成很大冲击。人民币汇率稳定关乎我国外贸发展,汇率的稳定对于我们稳定外贸出口、稳定国内市场信心很重要。人民币汇率下跌对于出口相对是有利的,但是对进口是不利的。数据显示,我国贸易出口有相当大的比重是靠进口来支撑的。本币贬值过大增加了我们的进口的成本,进而影响企业出口,也影响了国内生产成本。所以,从长远来看,我们需要促进人民币汇率向升值方向发展,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其次,要促进股市市值回升稳定。今年我国经济回升的利好并没有反映到资本市场上来,相反还对经济发展形成掣肘。资本市场是成熟市场经济的晴雨表,资本市场不能与实体经济发展产生良性支持、不能跟经济发展形成良性互动,是很不正常的。这个问题需要高度关注。我国的企业主体主要依靠间接融资来支撑发展。直接融资对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稳定市场预期是有利的。今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波动剧烈,市值两度降至3000点以下,到目前仍没有恢复到3000点。股市的波动对市场信心造成巨大影响,更不利于我国企业通过市场融资。所以要促进股市股值市值回升稳定。从长期看,需要对股票市场进行一些制度性改革。

  此外,需要高度重视外资增长问题。今年以来,我国外商投资增长减弱,外资流出增加,造成投资增长不稳定、市场预期不稳定。

  最后,需要高度重视房地产市场稳定的问题。前些年,过高的房价对居民消费需求形成巨大挤压。近两年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又使许多购房者拿不到房,形成了购房合同、不断支出银行按揭,构成社会不稳定因素,中央提出保交房的政策需要得到有效贯彻。

  《21世纪》:你提到了房地产投资,像深圳等重点城市,今年下半年也出台了一系列房地产政策,如何看待房地产市场发展?需要从哪些方面重点发力?

  韩永文:房地产市场调整是必然,我国房地产供给从总量到结构上都出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所以房地产市场进入了发展的转折点。要通过结构性政策,包括加大贷款、融资的支持等,对于保障性住房需求、刚需和改善性住房需求进行支持。同时,从政府投资角度来看,要加大保障性住房的稳定投资,增强保障性住房的总量供给、结构调整,也需要将房地产交回市场端,由市场供求来进行结构调整,房地产市场会趋于结构性的稳定。

  扩大内需驱动投资和消费增长

  《21世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扩大国内需求。要激发有潜能的消费,扩大有效益的投资,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首次提及“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你之前也提过要推动此项工作,如何看待将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良性循环?

  韩永文:近年来,我国在稳定经济增长中,一直坚持投资、消费、外贸三驾马车并驾驱动经济发展。今年经济运行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是进出口出现负增长、投资动力不足,消费成为各地经济驱动发展的主要力量。

  发生以上变化主要由三方面原因导致。首先是受地方债不断增加和化解债务风险影响,带来地方政府的投资资本金来源不足。其次,房地产市场下行带来市场投资不足,又影响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收入,继而进一步影响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此外,企业市场需求预期偏弱,投资信心不足、投资动力降低。

  从稳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明年必须坚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着力扩大有效需求协同发力,协调消费和投资两驾马车并驱经济发展,形成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其中,需要重点把握的是扩大有效益的投资。现在主要是政府投资居多,政府投资更多是投向基础设施和公益性项目,所能拉动的链条相对比较短。同时,政府投资转化为消费基金的比重也会偏弱。扩大有效益的投资需要调动社会民间投资和企业投资的积极性,积极促进扩大市场投资。一方面,让社会投资参与到政府的投资中来,解决政府投资资金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需要形成企业和市场投资的积极性,加大产业投资,带来扩大再生产、形成投资生产的良好循环,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也要看到,投资本身是带有一部分消费资金的,比如建筑工人的工资收入通过投资来实现的,工资收入如果能够稳定、及时发放,能够有效增长,再转化为购买力,形成消费支出,就有利于形成投资和消费良性的循环。

  《21世纪》:扩内需是今年宏观政策发力的主要方向,文旅、新能源汽车等消费增长明显,你认为明年在促消费方面还有哪些发力的空间?如何解决有效需求不足的问题,以及打通国内大循环的堵点?

  韩永文:消费增长要保持可持续性的恢复,恢复后的稳定增长是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关键。因此提高消费增长能力至关重要。所以我们需要保证和稳定扩大就业,这是消费发力的大前提。

  在稳定和扩大就业的基础上需要重点关注居民收入。保证居民的可支配收入能够得到合理的增长是促消费的关键。数据显示,近三年来,居民收入增长是低于经济增长的。今年1-9月份,居民收入增长恢复了以前的略快于经济增长的情况,这是一种好的发展趋势,需要继续保持下去。

  其次,需要供需两侧同时双向发力,既需要通过需求创造供给,也需要通过新的供给来创造需求。其中,供给侧需要更多的企业去研究市场,研究市场的消费心理、消费偏好。需求侧则需要结合不同消费群体的需求偏好去形成新的供需适配,促进消费合理有效增长。